法律援助

Legal aid

当前位置:首页>死刑辩护>法律援助
全部 295 社会热点 59 法律援助 236

邓祖韬终审裁定维持死刑判决,家人希望道歉求谅解被拒,遭否认

时间:2020-12-28   访问量:1125

邓祖涛1.png

案发现场。监控视频截图

这名老者叫邓祖滔,今年67岁,家住湖南省邵阳市新邵县新田铺镇塘口村。

记者获得的一段1分32秒的监控视频显示,2019年3月29日下午5:50左右,1男2女出现在一空旷的水泥院坝里,随即一名小男孩和一名女子朝他们走来,紧接着一名瘦高个也走了过来,他顿了顿,突然抡起红色塑料凳猛地砸过去,这时画面中冲出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他右手拿着一把长长的柴刀朝瘦高个追去,瘦高个被一女子推开跑掉了,老者便朝站在原地的那名小男孩冲过去,来到他面前挥刀便砍,小男孩倒地后艰难地挣扎着站了起来,用手捂着头,地上流有一摊鲜血,随即,该老者被众人制服,手中的柴刀被夺走。

记者采访获悉,这名老者就是邓祖滔,那名瘦高个叫邓朝阳,系当地一名检察官,被砍小男孩是他儿子。

记者从邵阳市新邵县公安局当初发布的一份警情通报中得知,2019年3月29日下午5时左右,新邵经济开发区塘口村发生一起故意杀人案,嫌疑人邓祖滔与邻居邓祖兴一家因宅基地纠纷发生冲突,邓祖兴的儿子邓朝阳闻讯赶来,再次与邓祖滔发生冲突,邓祖滔持刀追砍邓朝阳未果,转而将他在场的年仅6岁的儿子和他37岁的姐姐邓远扬砍伤,他儿子经抢救无效于4月3日晚上9时左右不幸去世,他姐姐无生命危险。

事发后,邓祖滔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拘,警方向新邵检察院提请逮捕。

邓祖涛2.png

2020年12月19日,邓祖滔的女儿邓女士告诉记者,当时她在江苏南京上班,事发当天下午,她下班去买菜,刚到菜市口突然接到表姐电话称,“你家出大事了,你父亲与人打架双方都受了伤,你赶紧回来一趟。”

紧接着,邓女士马上买了飞机票,次日飞抵长沙辗转回到新邵县老家,得知父亲被关押在新邵县看守所。

她说,她父亲与邓祖兴是平辈关系,两家是邻居,但对方很多年前就搬到别处去了,只是老宅还留在那里,"我家屋侧有个排污井,最初是村里为我家排水挖的,后来它一直被公用,附近几户人家和公路上及对面山上的洪水冲下来都从那里排出,村里把它划给邓祖兴家,我家不同意,只求公用。”

邓祖涛3.jpg

红圈处切割着一条地界。

她称,这次事后,经医生诊断,她父亲被打成脑震荡。

随后不久,邵阳市检察院指控邓祖滔涉嫌犯故意杀人罪,向邵阳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该院审理查明,2019年3月28日下午,当地村干部邀请邓祖兴和邓祖滔双方到纠纷地现场调解并当面划定两家土地界限,两人均表示同意。

当晚,邓祖滔回家与妻子商量后反悔。3月29日下午,邓祖兴夫妇用切割机按划定的分界线进行切割时,遭邓祖滔阻拦并与邓祖兴妻子发生肢体冲突,她即到邓祖滔家将一扇玻璃门及两条塑料凳砸坏,然后坐在邓祖滔家。邓祖兴将妻子被打一事电话告知儿子邓朝阳。

当天下午5:50左右,邓朝阳和姐姐邓远扬以及他6岁的儿子煊煊(化名)等人乘车来到邓祖滔门前,邓朝阳持叠在一起的3条塑料凳子砸向邓祖滔,邓祖滔拿起放在门口簸箕里的柴刀追砍他,他转身就跑,邓祖滔转而持刀追砍他儿子煊煊并砍中头部。尔后,又将前来阻拦的邓远扬左手手腕砍伤。随后赶来的邓祖兴等人上前抢下邓祖滔手中的柴刀,并对他进行殴打,留在现场直到民警到来。煊煊和邓远扬被送往医院救治,煊煊经医治无效死亡。

经鉴定,煊煊符合锐器致重型开放性颅脑损伤死亡,邓远扬左手腕部皮肤软组织裂伤属轻微伤,邓祖滔多处软组织挫擦伤属轻微伤。

案件审理期间,邓祖滔的辩护人和亲属申请对他作案时有无刑事责任能力进行鉴定。经鉴定,邓祖滔未发现有精神病,在该案中实施危害行为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邵阳市中级法院审理认为,邓祖滔因土地纠纷持刀砍击被害人,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他持刀砍击无辜幼童致其死亡,并将前来制止的被害人邓远扬砍伤,犯罪手段残忍,犯罪后果严重,社会影响极坏,系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没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应予严惩。

2020年4月28日,邵阳市中级法院对邓祖滔故意杀人案一审公开宣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他死刑,同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邓朝阳夫妻因儿子煊煊死亡造成的经济损失7万余元,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邓远扬经济损失4.5万余元。

邓祖涛4.png

红圈处为抡起的凳子。视频截图

宣判后,邓祖滔对刑事部分判决不服,向湖南省高院提起上诉,邓朝阳夫妻对民事部分判决不服,也提起上诉,请求赔偿损失共计100万余元。

9月10日,湖南省高院在新邵法院对刑事部分进行公开开庭审理。

庭审时,邓祖滔及其辩护人称,一审法院对产生纠纷的根源认定错误,根源在于村干部错误划分土地,未能查明双方争执的原委,错误的引用有关证人证言,同时一审定性错误,应当认定为故意伤害(致死)罪,案件起因上被害人亲属有诸多过错,此案属于病理性激情犯罪,应从轻从宽处理,鉴定意见不符合证据要求,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应重新鉴定。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

而湖南省检察院出庭意见认为该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一审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建议予以维持。

湖南省高院审理认为,邓祖滔在邻里冲突中情绪失控,持刀砍击他人,致一名幼童死亡及一人轻微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该案因邻里土地纠纷引发,冲突双方不能克制情绪,对矛盾加大和冲突升级均负有一定责任。邓祖滔持刀追砍不满七岁的无辜幼童,砍击致命部位,并将前来制止的人砍伤,手段极其残忍,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影响极坏,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应予严惩。

对邓祖滔及其辩护人的意见,该院经查认为,该案双方因土地纠纷发生冲突,村干部出面调解解决纠纷并无过错,没有证据证明村干部错误划分土地,相关证人证言通过合法途径取得,一审对相关证据的采信并无不当,从视频监控中看到,邓祖滔持刀追砍被害人,3次挥刀均指向要害部位,追求被害人死亡的主观故意明显,一审定性准确,邓祖滔系在作案后被人制服,后经他人报警被公安机关带走,且到案后不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其行为不符合自首的相关规定,在案件起因上,被害人父亲的行为确有过激,但被害人作为无辜幼童没有任何过错,本案案发自然,能体现明确的作案动机,没有证据证明邓祖滔系病理性激情犯罪,关于相关医院出具的鉴定意见,鉴定机构和鉴定人均具有合法的资质,鉴定程序符合法律及有关规定,鉴定意见与其他证据之间没有矛盾,可以作为证据采信,对重新鉴定的申请不予同意,一审判决并无不当,对邓祖滔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予采纳。邓祖滔的犯罪行为给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造成经济损失,应予赔偿,经查一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判赔数额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故对邓朝阳等人的上诉理由不予支持。

2020年12月10日,湖南省高院做出终审裁定称,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根据相关规定,对邓祖滔的死刑裁定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邓祖滔的女儿告诉记者,湖南高院作出终审裁定后,父亲感到很绝望,他通过律师转告她说,他对不起死去的无辜的孩子煊煊,他说此案有两点需要向社会澄清,他和邻居邓祖兴争夺排污井引发血案,排污井应该公用不应该划给个人,此外邓朝阳抡凳子砸他,他被迫还手,对方有错在先。

她对记者称,他们家对不起死去的煊煊,小孩是无辜的,事发后他们曾多次想赔礼道歉并补偿煊煊的家人,都遭拒绝,“求得被害方谅解,是案发后到今天我们一直想,也一直在做的事,但均被拒绝,请您在文章里代我们及我父亲致歉被害方,我们对不起孩子。”

她说,事发后,他们支付了煊煊的治疗费2万元,支付了邓远扬的治疗费1.5万元,后来还支付了包括煊煊安葬费在内的现金5万元,将它交至塘口村委会,让他们转交对方,“但悲剧的发生对两个家庭都是无法磨灭的伤痛,为了不让仇恨世代相传,我们想尽可能取得对方谅解化解仇恨,我们也尽自己的能力这样在做,但一直遭到拒绝。”

回应:

邓祖滔女儿所说的他们曾多次找到煊煊的家人,希望赔礼道歉进行补偿求谅解,是否属实?

记者拨通了邓朝阳的电话,他告诉记者,事发至今,从来没有人直接找过他们夫妻俩,也没有中间人联系过他们,“我们作为煊煊的父母,有事可以直接联系我们,至于他们是否找过其他人,我们不知道。”

他说,“如果当初事情发生时,他们就带着诚意来找我们,从情感上来说,我们有可能会考虑谅解,毕竟都是邻居嘛。”

至于当天他为何带着儿子煊煊去现场,他说当时他正在上幼儿园,下午5点过放学,他去接到后把他带到车上的。


上一篇:最高院核准安徽张**故意杀人案死刑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