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艺术&宗教

当前位置:首页>公众废死>文学、艺术&宗教
全部 90 文学、艺术&宗教 57 我们在行动 33

温金柯:《佛教反對死刑》(八)

时间:2010-09-10   访问量:1768
  二、本緣部   (一)阿[門@(人/(人*人))佛的菩提願,包含捨命及用各種方式救受刑人 No. 157 悲華經 (卷4) T03, p193c(北涼.曇無讖譯) 『爾時(蜜蘇)王子前白佛言:「世尊!我行菩薩道時,願十方如恒河沙等世界,所有現在諸佛為我作證,今於佛前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世尊!願我行菩薩道時,乃至成佛,於其中間不生悔心;乃至成佛,常住一心,無有退轉;如說而行,如行而說;乃至無有一人,來惱我心。更不求於聲聞、緣覺。 不起婬欲惡想之心,其心不與睡眠、憍慢、疑悔等共,亦復不生貪、婬、殺、盜、妄言、兩舌、惡口、綺語、貪恚、邪見、嫉妒、慢法、欺誑之心。我修菩薩道乃至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中間不生如是等法,乃至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行時步步,心心數法,常念諸佛,得見諸佛,諮受妙法,供養眾僧。於諸生處,常願出家。當出家時,即得成就糞掃三衣,常在樹下,獨坐思惟;住阿蘭若,常行乞食。不求利養,行於知足。常講說法,成就無量,無障閡辯。 不犯大罪,不以我相,為女人說法。若說法時,恒以空相。其心常念空無之法,拱手端坐,亦不露齒。 若有學習大乘之人,而於其所,起世尊想,恭敬供養。所聞法處,亦起佛想。於諸沙門、婆羅門中,故生恭敬,供養尊重。除佛世尊,於諸眾中,不生分別,此是福田、此非福田,而行布施。願我不於法施人所生嫉妒心。 若有眾生應被刑戮,願我捨命,以救護之。若有眾生犯於諸罪,願我以力、言說、錢財,而拔濟之,令得解脫。 若有在家、出家之人,有諸罪過,願不發露顯現於人,於諸利養、名譽等中而常遠離,如避火坑、刀劍、毒樹。 世尊!若我此願,乃至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悉得成就,如今佛前之所願者,令我兩手自然而有千輻天輪,所得光明如火猛焰。」』 『善男子!是時王子說是語已,其兩手中,即尋各有一千輻輪,如說而得。』 『「世尊!若我所願成就,逮得己利,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我今遣此千輻天輪,至於無佛五濁世界,是輪當作如是大聲,遍滿佛土,如難陀龍王、優波難陀龍王,作大音聲,遍滿世界,其輪音聲亦復如是:所謂菩薩受記音聲、不失專念智慧之聲、修學空法諸佛所有法藏之聲。若有眾生,在在處處聞是法聲,即時得斷貪欲、瞋恚、愚癡、憍慢、慳吝、嫉妒,而得寂靜思惟諸佛甚深智慧,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善男子!爾時王子即遣二輪,譬如諸佛神足捷疾,其輪去疾,亦復如是。遍至十方無佛惡世,為諸眾生出諸菩薩受記音聲、不失專念智慧之聲、修學空法諸佛所有法藏之聲,在在處處諸眾生等聞是法音,即便得斷貪欲、瞋恚、愚癡、憍慢、慳吝、嫉妒,而得寂靜思惟諸佛甚深智慧,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其輪須臾還來,在此王子前住。』 『善男子!爾時寶藏如來讚王子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行菩薩道所發善願無上最妙,遣此天輪至於無佛五濁之世,令無量無邊阿僧祇億百千眾生安止住於無穢濁心,心無惱害,勸化發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是故,今改汝名為阿[門@(人/(人*人))],於未來世當為世尊。」』       (二)瓶沙王為見佛迎佛,而大赦刑獄。 No. 186 普曜經 (卷8) T03, p532b-532c(西晉.竺法護譯) 佛至摩竭國品第二十六 爾時,世尊在波羅奈說經已竟,與千羅漢優為迦葉兄弟三人等,悉舊辮髮,神通已達,生死已斷,行出三界,欲至摩竭流布道訓,開化愚冥。 時摩竭國瓶沙王,聞釋種王子身有奇相三十有二,八十種好,巨身丈六,體紫金色,棄國捐王,行作沙門,得自然佛,號名: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為佛眾祐;講宣道義上中下善,義達微妙,所演具足,淨修梵行,戒禁具足,定成、慧成、解成、度知見成,成就五眼: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六通三達,諸天釋梵皆奉事焉,莫不蒙濟。 時瓶沙王聞之,欣然大悅:「吾本共要,得佛相度。」敕諸大臣、長者、梵志、國中吏民,嚴治道路,散華燒香。持諸幢蓋,王乘羽寶之車,大臣百官前後導從,千乘萬騎,長者、梵志萬二千人欲出城迎。忽大風起,閉其城門。王怪所以:「今行迎佛,當有吉喜快善瑞應。」時城門神即謂王言:「快無不利。王往前世與八萬四千王治寺起塔,誓於來世一時見佛,諮受道教。今有一人閉在刑獄,違其本誓,故城門閉。當放大赦獄中人出,同時見佛,諮受訓誨,城門乃開。」王聞乃達,速敕諸方,大赦境土,獄囚得出,一時往迎。   (三)佛陀救死刑犯免死出家 No. 200 撰集百緣經 (卷2) T04, p212a(吳.支謙譯) 如願臨當刑戮求佛出家緣 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城中,有一愚人,名曰如願。好喜殺生、偷盜、邪婬。為人糾告,王敕收捕,繫縛送市,順行唱令,送至殺處,規欲刑戮。值見世尊,作禮歸躬,具說罪狀。「今當就死,命在不久。唯願世尊,大慈憐愍,為我白王,聽使出家,死不復恨。」 爾時,如來即便然可。告阿難曰:「汝可往語波斯匿王,云吾今日,從王乞索此一罪人,用為出家。」是時,阿難受佛教敕,尋即往到,語波斯匿王:「今日世尊從王乞索此一罪人,用為出家。」王聞佛語,敕放罪人,送與世尊,度令出家。精懃修習,未久之間,得阿羅漢果。 時諸比丘,見是如願,臨死得脫。出家未久,復獲道果,歎未曾有,而白佛言:「如來世尊!宿殖何福,出言信用,救彼罪人,得濟身命。不審世尊,其事云何?」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汝等諦聽,吾當為汝,分別解說。乃往過去無量世時,波羅奈國有佛出世,號曰帝幢。將諸比丘,遊諸聚落,教化眾生。於其路次,值一仙人,見佛世尊,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光明暉曜,如百千日,心懷歡喜。前禮佛足,請命就座,設諸餚膳。供養佛已,因發願言:『使我來世出言信用。』佛即答言:『使汝所求,必得如願。如我今者,無有異也。』時彼仙人聞佛語已,即於佛前發於無上菩提之心。即為授記:『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廣度眾生不可限量。』」 佛告諸比丘,欲知彼時仙人者,則我身是。以我過去敬順佛故,今者出言無不信受,救彼罪人,得免身命,及獲道果。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四)因為可能要判人死刑,王位不值得追求。 No. 201 大莊嚴論經 (卷2) T04, p0264b(馬鳴菩薩造,後秦.鳩摩羅什譯) 爾時,比丘問婆羅門:「汝今何故舉手向日,臥灰土上,裸形噉草,晝夜不臥,翹足而立,行此苦行,為何所求?」婆羅門答曰:「我求國王。」 此婆羅門於後少時身遇病患,往問醫師療疾之方。醫師報言:「宜須食肉。」於是婆羅門語比丘言:「汝可為我,至檀越家,乞索少肉,以療我疾。」于時比丘作是思惟:「我今化彼,正是其時。」作是念已,化為一羊,繫著其邊。婆羅門問比丘言:「汝為索肉,今在何處?」比丘答言:「羊即是肉。」婆羅門大生瞋恚,而作是言:「我寧殺羊而食肉耶?」於是比丘說偈答言:「汝今憐一羊,猶尚不欲殺。後若為國王,牛羊與豬豕,雞犬及野獸,殺害無有量。汝在御座上,廚宰供汝食。汝若瞋恚時,當言斬彼頭,或言截手足,又時教挑目。汝今憐一羊,方欲多殺害,若實有悲心,宜捨求王意。」     (五) 佛弟子寧殉道,亦不當劊子手。 No. 201 大莊嚴論經 (卷8) T04, p298b-299b(馬鳴菩薩造,後秦.鳩摩羅什譯) 復次,若得四不壞淨,寧捨身命終,不毀害前物,是故應勤修四不壞淨。 我昔曾聞:有一罪人應就刑法,時旃陀羅次當刑人。彼旃陀羅是學優婆塞,得見諦道,不肯殺人。典刑戮者極生瞋忿,而語之言:「汝今欲違王憲法耶?」優婆塞語典刑戮者言:「汝甚無智!王今何必苦我殺人。雖復色身屬王,作旃陀羅。聖種中生,名曰法身,不屬於王,非所制也。」即說偈言:   釋迦牟尼尊   具一切種智   因時能教化   滅除一切過   閻羅王之法   果時始教化   臨苦為說苦   易壞亦可違   時典刑戮者以此人違犯王禁,即將詣王言:「此旃陀羅不用王教。」王語之言:「汝何故不用王教。」白言:「大王!今應生信,發歡喜心。」而說偈言:   除我三毒垢   獲得寂滅因   無上之大悲   十力世尊所   受持於禁戒   乃至蚊蟻子   猶不起害心   何況於人耶   時王語言:「汝若不殺,自命不全。」此優婆塞見諦氣勢,便於王所抗對不難,而作是言:「此身隨王,王於我身極得自在。如我意者,雖帝釋教我猶不隨。」王聞此語,極大瞋忿,敕令使殺。 彼旃陀羅父兄弟七人盡不肯殺,王遂殺之。有二人在,至第六者,敕使殺之,亦不肯殺,王又殺之。至第七者,又不肯殺,王復殺之。老母啟王:「第七小者,為我寬放。」王言:「今此人者,是汝何物?」老母答言:「皆是我兒。」王復問言:「前六者非汝子耶?」答言:「亦是。」王言:「汝何以獨為第七子耶?」爾時老母,即說偈言 大王應當知   六子皆見諦   悉是佛真子   決定不作惡   是故我不畏   今此第七子   猶是凡夫人   脫為身命逼   造作諸惡業   是故我今者   求王請其命   人王得自在   唯願活此子   臨終時恐怖   或能造諸惡   凡夫臨死時   但睹其現身   不見於後事   能觀後世報   非凡夫境界   爾時大王而作是言:「我於外道未聞是語。今說因果,了如明燈。」旃陀羅口作如是說,王生決定意:「名為賢聖村,非是旃陀羅。雖名旃陀羅,實修苦行者。自命尚不惜。況應諸親屬,護戒劇護財,不顧身命及以眷屬,唯持禁戒。」即說偈言:   世人觀種族   不觀內禁戒   護戒為種族   設不護戒者   種族當滅壞   我是旃陀羅   彼是淨戒者   彼生旃陀羅   作業實清淨   我雖生王種   實是旃陀羅   我無悲愍心

上一篇:温金柯:《佛教反對死刑》(七)

下一篇:温金柯:《佛教反對死刑》(九)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