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艺术&宗教

当前位置:首页>公众废死>文学、艺术&宗教
全部 90 文学、艺术&宗教 57 我们在行动 33

温金柯:《佛教反對死刑》(四)

时间:2010-09-07   访问量:1838
【導論】 佛教反對死刑:歷史與教理的脈絡   壹、前言 經過聯合國近半個世紀國際人權法的發展,尤其是以基督宗教文明為背景的歐洲各國的積極推動,目前世界上已有近半數國家在相當程度內廢除死刑,廢除死刑可說已是正在形成中的國際共識。[1]但是,若進一步分析,發現「歐洲各國幾乎已經取消死刑,南美洲很多國家也如此,這些國家中不少是天主教的國家。」[2]但絕大部份的回教國家,和其他一些人口眾多的大國,如印度、美國、日本、中國,仍然保留死刑且執行死刑。[3]台灣的情況則是,積極推動廢除死刑運動的,主要來自法律學界及基督宗教界(含天主教與基督教)。[4]從一定的意義來說,這一波世界廢除死刑的風潮,可以說是以歐洲基督宗教文明為核心,而發起的人權保障運動。 在歐洲的傳統中,首先提出廢除死刑,並成為現代全世界範圍的廢除死刑運動之根源的,是十八世紀義大利人契查列.貝加利亞(Cesare Beccaria,1738-1794 A.D.)的著作《犯罪與刑罰》(1764 A.D.)。[5]日本學者團藤重光指出,貝加利亞反對死刑的理由,一方面是現代國家「社會契約說」理論,另一方面,由於義大利是羅馬教會勢力特別強的地方,因此,他也以基督教的教義作為立論的支撐。[6]台南神學院教師陳文珊女士的研究則指出,儘管基督宗教的早期教會,幾乎所有曾論及死刑的作者都反對死刑,基督徒被勸導拒絕處決囚犯,或參與公開行刑,甚至在預知被告會遭處決的情況下,不可提起告訴,但《福音書》並沒有明顯贊成或反對死刑的一貫立場,[7]而《舊約》中摩西所頒訂的律法中,則出現了死刑。[8] 在觀察二十世紀中葉以來,世界性的廢除死刑風潮的同時,我們可以追問,是否在人類歷史上,也曾經有過類似的廢除死刑運動?本文試圖根據現有的資料,指出佛教可能是世界上最早明確反對死刑、主張廢除死刑,並且在大乘佛教流行地區,產生實際影響的宗教。為觀察在佛教影響下曾發生的跨國性反對死刑運動的情況,本文擬以歷史回溯的方式,來舖述這一運動的發生過程,並進而追溯它在佛教經典及教義中的根據。   貳、廢止死刑運動的歷史觀察   一、北傳佛教國家在歷史上的廢除死刑運動   眾所週知,佛教曾經在歷史上傳播到亞洲各地,受限於研究的範圍,本文僅能初步從三個主要北傳佛教傳統,即日本佛教、漢傳及藏傳佛教的歷史作初步的觀察。[9]觀察的順序,且從東到西,再逐步回溯到佛教的母國印度。   (一)日本:停止死刑346年 佛教自六世紀中葉,經由中韓兩國傳入日本。日本學者團藤重光在其《死刑廢止論》一書中指出,日本從奈良時代(710-793 A.D.)開始,就有輕刑罰的傾向,很少執行死刑。在平安朝時代(794-1191 A.D.),從九世紀初的弘仁元年(810 A.D.)到12世紀中葉的保元元年(1156 A.D.),有長達26代、346年間沒有執行死刑。團藤重光認為:   這種死刑長期停止之背後,必有以戒殺生、慈悲為本旨的佛教影響是不容否定的。當然僅以佛教來說明還是不夠充份,但奈良時代渡海而來的佛教,到了這個(平安朝)時期,卻是愈來愈盛。最澄和尚開創天台宗之時,剛好是死刑停止時期開始的八一○年的事情,不久空海創真言宗,空也和源信等人導入淨土宗,也是在這期間內的事。如果否定佛教的影響,那就反而不自然了。[10]   (二)中國:影響微弱的幾個例子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歷年的統計,直至今日,中國仍是世界上執行死刑最多的國家。在中國刑法史上,死刑的罪名繁多,可謂動輒施予死刑。清.沈家本曾指出:   中國刑法,周時大辟二百;至漢武帝時多至四百九條,當時頗有禁網漸密之議。元魏時,大辟二百三十條;隋開皇中,除死刑八十一條;唐貞觀中,又減大辟九十三條,比古死刑殆除其半,刑法號為得中。國朝之律,沿自前明,順治時律內真正死罪凡二百三十九條,又雜犯斬絞三十六條。迨後雜犯漸改為真犯,他項又隨時增加,計現行律例內,死罪凡八百四十餘條,較之順治年間,增十之七八。[11]   由此綜述來看,中國歷史並無廢除死刑之事,至於是否也有像日本那樣,一段時間完全停止執行死刑的年代,尚須進一步的研究。初步而言,在中國歷史上,減少刑罰,與民休息,是盛世的特徵。如漢朝的文景之治,「斷獄數百,幾致刑措。」[12]唐太宗貞觀之治,據《貞觀政要》,唐太宗即位,採取審慎的死刑政策,「由是至四年,斷死刑天下二十九人,幾致刑措。」[13] 但是,顯然漢文帝、景帝時佛法尚未傳入中國,而唐太宗對佛教的態度應稱不上「皈信」,因此,他們的幾致刑措,應與佛教無必然的關係。 至於其他帝王之崇信佛教與是否「刑措」之間的關係如何,也有待進一步研究。從幾個有名的例子來看,包含幾種可能性:一是佛教徒雖然努力,但無法使帝王完全放棄刑殺,而只能減輕。如《高僧傳》卷九〈竺佛圖澄傳〉,談到佛圖澄之於後趙石虎(295-349 A.D.)即是如此:   虎常問澄:「佛法云何?」澄曰:「佛法不殺。」「朕為天下之主,非刑殺無以肅清海內。既違戒殺生,雖復事佛,詎獲福耶?」澄曰:「帝王之事佛當在心,體恭心順,顯暢三寶,不為暴虐,不害無辜。至於凶愚無賴,非化所遷。有罪不得不殺,有惡不得不刑,但當殺可殺、刑可刑耳。若暴虐恣意,殺害非罪,雖復傾財事法,無解殃禍。願陛下省欲興慈,廣及一切,則佛教永隆,福祚方遠。」虎雖不能盡從,而為益不少。[14]   第二種是雖然帝王極為信佛,儘量輕刑戒殺,但是終不能全然禁止。如對漢傳佛教影響深遠的梁武帝(502 -549年在位),湯用彤《漢魏兩晉南北朝佛教史》說他「慎刑獄,常行大赦。」[15]朱子《孟子集註》說梁武帝:「斷死刑必為之涕泣,天下知其慈仁,可謂有仁聞。」[16]可見,雖然梁武帝沒有在制度上完全廢除死刑,但畢竟是不忍執行死刑的。 第三種是帝王雖然以佛教徒、菩薩戒弟子自命,但實際上卻心狠手辣,嚴刑峻罰,殺人眾多。如隋文帝、隋煬帝、武則天皆是。[17] 第四種是接受了佛教徒的勸誡,減少執行死刑,並肯定這種改變的。如北魏高宗文成帝拓跋濬(452-465年在位),在滅佛的太武帝被宦官所弒之後,被群臣擁立繼位。擁戴諸人中,尚書源賀(407-479 A.D.)是有佛教修養的人,[18]《魏書.源賀傳》:   高宗謂群臣曰:「源賀勸朕宥諸死刑,徙充北番諸戍,自爾至今,一歲所活,殊為不少,生濟之理既多,邊戍之兵有益。卿等事朕,致何善意也?苟人人如賀,朕治天下復何憂哉!」   據《魏書‧刑罰志》高宗文成帝初,在刑罰方面「仍遵舊式」;太安四年(458 A.D.)「又增律七十九章,門房之誅十有三,大辟三十五,刑六十二」,[19]是爲《太安律》。換言之,並沒有在制度上廢止死刑,但是據《魏書‧刑罰志》記載:   當死者,聽其家獻金馬以贖;犯大逆者,親族男女無少長皆斬;男女不以禮交皆死;聽與死家馬牛四十九頭,及送葬器物以平之;無系訊連逮之坐;盜官物,一備五,私則備十。[20]   換言之,死刑犯是可以「以罰代刑」的。 「廢死刑」這三個字,曾出現於《新唐書.刑法志》。相關的帝王是韓愈諫迎佛骨的對象──唐憲宗(806-820年在位)。《新唐書.刑法志》說他「英果明斷,自即位數誅方鎮,欲治僭叛,一以法度,然於用刑喜寬仁」,元和八年(813 A.D.)詔令改大部份的死罪為流刑,「故自玄宗廢徒杖刑,至是又廢死刑。」[21]《宋高僧傳》提到與憲宗契合的佛教法師是端甫(769-835 A.D.),而〈端甫傳〉顯然是把憲宗迎佛骨、輕刑罰等事,與對佛教的敬信連繫在一起的。如說:   憲宗皇帝數幸其寺,待之若賓友,常承顧問注納偏厚。而甫符彩超邁,辭理響捷,迎合上旨,皆契真乘;雖造次應對,未嘗不以闡揚為務。繇是天子益知佛為大聖人,其教有大不思議事。當是時,朝廷方削平區夏,縛吳、斡蜀、瀦蔡、蕩鄆,而天子端拱無事。詔甫率緇屬迎真骨於靈山,開法場於祕殿,為人請福,親奉香燈。既而刑不殘、兵不黷,赤子無愁聲,蒼海無驚波,蓋參用真宗以毘大政之明效也。夫將欲顯大不思議之道,輔大有為之君,固必有冥符玄契歟![22]   綜上所述,中國歷史有殘酷的刑殺傳統,但受到佛教的影響,也曾出現過幾次減緩執行死刑的例子。這些例子,雖然顯示佛教對中國刑法的影響相對而言較微弱,但是也絕不能說,佛教對中國死刑的減廢完全沒有影響。   (三)西藏:廢除死刑已歷六百五十年 北傳佛教的另一個重要傳統,即西藏。大陸學者德青的研究指出,從1349年開始的帕竹政權時期,大司徒絳曲堅贊制定的《十五法典》,改過去「殺人者償命」的死刑規定,為「對殺人者罰命價」,以使法律適合藏族的傳統習慣和當時的實際,確立了西藏法律制度,根據佛教「十善法」的精神,廢止了死刑。 1653年受清帝冊封的五世達賴喇嘛,他所修訂的《十三法典》繼續保留了廢止死刑的精神,規定對犯殺人罪者,依據十善法不殺生之戒和佛法對寶貴人身的珍惜,對殺人者不處以極刑,而代之以令其將所有財産同受害人屍體一同扔入水中之處罰。[23]這個廢除死刑的傳統,從14世紀中葉一直延續到現在已有近六百五十年。現在的西藏政教領袖十四世達賴喇嘛就曾明確表示,西藏流亡政府規劃的未來憲法要旨,採取非暴力路線,其中包括「不會有死刑」。[24] 綜上所述,在以大乘佛教為主的北傳佛教地區,包括西藏、中國和日本,都曾經在佛教教義的影響下,進行過為時或長或短的死刑廢止運動。其中,西藏的情形,還是一個目前還在持續中的影響。而在日本與中國,這個傳統則已經暫時斷絕了,甚至被遺忘了。   二、中國旅行家所見:印度歷史上的廢止死刑   至於佛教母國古印度的情況,據中國佛教徒旅行者的見聞,印度應該有很長一段時間是廢止死刑的。五世紀赴印度求法的東晉法顯(?-423 A.D.),其《高僧法顯傳》記載,在佛教影響下,印度有一個稱為「中國」的廢除死刑的國家:   從是以南名為中國。中國寒暑調和,無霜雪,人民殷樂,無戶籍官法,唯耕王地者,乃輸地利,欲去便去,欲住便住。王治不用刑斬,有罪者但罰其錢,隨事輕重。雖復謀為惡逆,不過截右手而已。王之侍衛左右皆有供祿。舉國人民悉不殺生,不飲酒,不食蔥蒜,唯除旃荼羅。[25]   七世紀赴印度求法的唐三藏法師玄奘(602-664 A.D.),其《大唐西域記》卷二,在〈印度總述〉中,述印度的〈名稱〉、〈疆域〉、〈數量〉、〈歲時〉等事,其第13為〈刑法〉,此一節可謂玄奘法師對於印度刑法的總體描述。當時印度刑罰制度是:   政教尚質,風俗猶和。凶悖群小,時虧國憲,謀危君上,事跡彰明,則常幽囹圄,無所刑戮,任其生死,不齒人倫。犯傷禮義,悖逆忠孝,則劓鼻、截耳、斷手、刖足,或驅出國,或放荒裔。自餘咎犯,輸財贖罪。[26]   也就是說,五世紀的法顯和七世紀的玄奘都說到,他們所見的印度,即使是謀逆之罪,也只是監禁,而不採死刑。有肉刑、流刑與罰款。 在玄奘之後,唐代其他旅行印度的人,所見的印度刑罰制度,也作了同樣的表述。如義淨(635-713 A.D.)的《南海寄歸內法傳》就指出,印度最嚴厲的刑罰不是死刑:   西國極刑之儔,糞塗其體,驅擯野外,不處人流。[27]   唐代密教開元三大士之一的不空,其弟子新羅和尚慧超,於公元727年前往印度,遊歷印度五個王國,著有《往五天竺國傳》,其中所述的刑罰更輕:   五天國法,無有枷棒牢獄。有罪之者,據輕重罰錢,亦無刑戮。[28]   以上這些資料,至少提供了五世紀到八世紀印度廢止死刑的證據。而這一段時間,正是大乘佛教在印度的鼎盛時期,傳統的婆羅門教也一步步復興。   叁、佛典中反對死刑的相關主張   一、從大乘佛典的政治論看廢除死刑:十善業道與轉輪聖王   由以上可知,印度、西藏、中國、日本等大乗佛教的流行地區,在歷史上均曾在佛教的影響下,或多或少地發生過廢除死刑運動。這個命題能夠成立,必須是佛教經典曾經明確地要求治國者輕用刑罰、廢除死刑,因此,經典的檢視成為研究的必要。 以下同樣採取歷史回溯的方法,先觀察後起的大乘佛教,再看聲聞佛教。 大乘佛典中,直接以國王為對象,談論治國之道的經典,據呂澂的介紹,比較著名的有《王法正理論》,還有龍樹菩薩所著的《寶行王正論》、《勸誡王頌》等。[29]《王法正理論》雖然主張適當的刑罰,如說:「應賞賚者而正賞賚,應刑罰者而正刑罰。」[30]但仍強調王者的功德,包括輕施刑罰。如說:   云何名王憤發輕微?謂有國王,諸群臣等雖有大愆、有大違越,而不一切削其封祿、奪其妻妾,不以重罰而刑罰之,隨過輕重而行黜罰,如是名王憤發輕微。[31]   而龍樹菩薩的《寶行王正論》、《勸誡王頌》則以包括「不殺生」在內的「十善業道」勸勉國王。如《寶行王正論》說:   已能熟簡擇,身口意三業,恒利益自他,說為有智人。殺生、盜、邪婬、妄言及兩舌、惡罵不應語,貪、瞋與邪見,此法名十惡,翻此即十善。[32]   又如《勸誡王頌》說:   佛、法并僧眾,施、戒及與天,一一功德聚,佛說應常念。十善諸業道,身、語、意常親,遠離於諸酒,亦行清淨命。[33]   事實上,以包括「不殺生」在內的「十善業道」化導天下,是原始佛教的《阿含經》以來,就經常提到的理想人物,即所謂「轉輪聖王」的統治特色。而「轉輪聖王」統治的特色之一,如另一部呈現佛教政治觀的極具代表性的經典《大薩遮尼乾子所說經》所說的:   轉輪聖王,以十善道化四天下,悉令受持,離十惡業。行十善道,具足成就,名為法王。[34]   大王!當知一切眾生有識之類,寶重身命,無不畏死。至於業對百年壽終,莫問老少,無一引分言應去者。何以故?愛命重故,何況加害而不生惱,命終之後更相怨嫉,與怨相報,無有窮已。是故,大王!汝當遠離殺生之罪,捨離刀杖,無起害心。[35]   在轉輪聖王的形象的影響下,大乘經典像是《華嚴經》,論及菩薩行者,若是居於王位,則特別強調其完全廢除刑罰的態度。如《大方廣佛華嚴經.十迴向品》說:   云何為菩薩摩訶薩隨順堅固一切善根迴向?佛子!此菩薩摩訶薩,或為帝王,臨御大國,威德廣被,名震天下。凡諸怨敵,靡不歸順。發號施令,悉依正法。執持一蓋,溥蔭萬方,周行率土,所向無礙,以離垢繒,而繫其頂。於法自在,見者咸伏,不刑不罰,感德從化。以四攝法,攝諸眾生,為轉輪王,一切周給。[36]  

上一篇:溫金柯:《佛教反對死刑》(三)

下一篇:溫金柯:《佛教反對死刑》(五)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