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艺术&宗教

当前位置:首页>公众废死>文学、艺术&宗教
全部 84 文学、艺术&宗教 57 我们在行动 27

基督教与美国死刑的存废

时间:2016-08-01   访问量:1103

/李立丰  吉林大学法学院

  

2013080414552369447.jpg 

  美国法学经典中的刑罚正当性取决于下列三项功能的实现程度:(1)报应,即恢复被破坏的秩序;(2)阻遏,即防止他人从事犯罪行为;以及(3)治疗,即帮助行为人对于自身加以教化。

  然而,很多学者相信死刑无法承载上述功能。而丧失了刑罚合理功能预期的死刑是否还具有正当性就成为一个颇为棘手的问题。

  具体而言,因为死刑的目的在于消灭犯罪行为人,故对于行为人道德品性的教化显然无从谈及。死刑因为消灭了行为人,因此无法承载所谓治疗功能。相比而言,死刑所承载的阻遏功能则显得较为复杂。一度美国国内对于死刑的阻遏功能具有较高的预期。事实上1976年当美国最高法院在Gregg v.Georgia案中承认相关死刑成文法的合宪性从而事实恢复死刑的时候,那些支持死刑的人所持有的主要根据是死刑的阻遏效用。同时,死刑的阻遏效能似乎可以从《圣经》文本中寻找到些许踪迹。但对此有学者坚持认为没有充分的证据可以证明死刑的阻遏功效。实际上,大多数研究的结果恰恰相反。而这样的一些改变发生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围绕死刑争议问题进行的种种科学研究项目。而对于死刑的阻遏效果产生怀疑的不仅仅是具有专业背景的学者。据统计,目前仅仅有大约8%支持死刑的美国人将自己的决策依据设定在阻遏的基础之上。在很大程度上,导致这种观点出现的根据并非美国民众的宗教信仰出现明显改变的结果,相反,社会科学的研究结果成为影响民众特定观念的决定性原因。20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社会科学界进行了大量针对死刑的阻遏效果的研究项目。而根据这些研究结果,从数据统计分析的角度来看,死刑的阻遏效果和长期监禁的阻遏效果相比并没有太大的效果。围绕死刑的阻遏效能所出现的争议从根本而言上属于刑罚功能设定本身所具有的问题。通过适用刑罚是否能够阻遏犯罪的发生,能够阻遏何种犯罪发生,能够在多大程度上阻遏犯罪的发生以及这样作的成本效益分析等都是存疑的,作为刑罚的一种具体表现形态,死刑自然不能例外。因此,围绕死刑的阻遏职能,在现有的社会科学研究与道德预期层面都无法得出一个确定的答案。

相对教化与犯罪预防职能而言,死刑的报应职能虽然看似有力,但却是晚近美国基督教内部聚讼纷纷的根源所在。一方面,旧约中曾经提出,“按着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洁净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而这种类似于同态复仇观念的死刑报应理论至今仍然为美国南部的很多基督教信众所秉持。在以陪审员是否属于浸礼会(美国南部基督教的著名保守教派,多为白人信众)为变量所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接近百分之八十的南方浸礼会教众在第一次投票的时候选择时选择死刑,而非浸礼会的教众在第一次投票的时候只有大约一半选择死刑。

图片1.png 

   但基督教义的根据与部分教派的坚守似乎并没有导致对于死刑的支持成为当今美国基督教的主流观点。事实上在过去的25年当中,支持死刑的美国宗教领袖变得越来越少,我们可以这样认为,对于死刑的否定态度成为目前美国宗教组织当中一种十分有力、十分深入同时也十分宽泛的共识,而这个问题上达成的共识超过了其他的任何问题。

导致目前美国基督教主流观点与死刑渐行渐远局面的根本原因或许与死刑所具有的相关司法职能无关。事实上这个时候的死刑本身已经成为宗教作为一种社会力量在多方博弈中取得相对优势地位的一种工具或者手段。当公众还在思索什么是公平的该当性的时候,他们需要面对的是在个人正义感与群体正义感之间的区别。我们所看到的基督教内部不同教派,基督教与非基督教围绕死刑所进行的斗争与妥协似乎始终在围绕相关经典教义文本的不同解读展开,但这也许仅仅时一种表象而已。在一个多元价值社会当中,基督教无法孤立存在,而其实际上需要面对的是种种具有颠覆性的挑战。道德的世俗化是一种趋势。随着基督教影响力的减弱,其与公民一般道德之间的直接对应关系已经渐渐丧失。因此,如何在竞争的环境中争取道德市场的应有份额就成为美国基督教所不得不面对的一个迫切问题。而在获得信众支持与政治影响方面,堕胎与死刑是美国基督教几十年来都无法回避的两大致命挑战。相对于前者,对于死刑态度的松动或许是基督教所能采取的最佳应对措施。

  这种挑战并不是美国基督教所独有的,而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天主教最高教廷所颁布的《天主教廷问答录》与《生命福音》都明确表示了对于死刑的反对态度。美国天主教全国大会也于1999年主正式号召废除死刑。这种死刑观的变化实际上是应对时局变化的一种自我保护措施。事实上通过这种死刑观的转变,教会努力使得自己不逆潮流而动,而这种转变也会起到公关的作用,即使其在扭转死板过时形象的同时稳住颓势。

  判断死刑该当性从很大程度上并不是一个单纯的犯罪学问题或者刑法问题。随着社会公众的对于各种信息的获取,他们越来越多的习得了关于报应性正义的道德与宗教限制。但这并不意味着直接将宗教思维从对于美国死刑问题的研讨当中排除出去的做法是妥当的。相反,死刑存废问题问题上美国基督教影响力的减弱与态度的转变是死刑流变动态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其与其他影响要素直接的互动关系更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美国死刑今后的发展方向。


上一篇:宗教人士对于死刑的部分共识

下一篇:梵蒂冈:人的审判容易出错,死刑可能夺走无辜者生命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