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艺术&宗教

当前位置:首页>公众废死>文学、艺术&宗教
全部 84 文学、艺术&宗教 57 我们在行动 27

一个佛子眼中的废止死刑

时间:2015-11-05   访问量:1053

做为一个虔诚的佛子,我们深深知道生命的宝贵与难得。在佛教徒眼里每一个生命都是值得敬畏与珍惜,尤其人的这个身体更为难得。因此,我想从佛教徒的角度去论述一下生命的可贵与死刑的非必要性。

人身的难得与宝贵

佛在经中曾云:假设整个三千界变成一大海洋,在海面上有一浮木上有一孔,浮木随着波浪不停地四处飘荡。在海底有一只盲龟,每一百年上升到海面一次。 可想而知这两者相遇必然十分困难,但是凭着偶尔的机缘,盲龟的颈也可能进入木轭的孔隙内。但获得人身,佛陀认为比这更为困难。此外,《涅盘经》等佛经中也 以“光壁撒豆,颗粒难留”以及“针尖堆豆颗粒不存”等比喻来说明人身实在是得之不易。

佛陀还云:六道之中只有人属于万物之灵,只有人才能修持佛法。人之特殊在于有理性和抽象思维之能力,内心具有创造和选择的能力,所以可以改变自己, 改变世界。其它众生,或因瞋恨心使他们时时刻刻感受寒热刀剑等痛苦和煎熬,无法修持;或因心胸狭窄,吝啬,贪心使他们时刻感受饥饿干渴等痛苦,无法修行; 或因迷惑,愚痴,互相吞食而无法修行;或因天性好斗,每日争战不休,无法修行;或因长时间安住于无思无想的禅定中虚度光阴,无法修行。而人这种生命因为有 苦有乐,所以想摆脱痛苦,获得更多快乐,就会不断努力,很容易生起为求解脱而修行信心。

基于上述原因,因此做为一个佛教徒,我们可以得出“人身极为难得可贵,我们没有权利去轻易剥夺他人的生命”的观点。

佛教的慈悲与戒杀

 慈悲思想是大乘佛法的根本精神之一。佛教认为人生是苦,三界如火宅,因此“慈”与“悲”是从不同的角度体现佛教对众生的关怀:慈是给予众生乐,悲 是拔除众生苦。基于这样的慈悲思想,佛教有不杀生的根本之戒与传统。而佛教的这种慈悲思想对中国古代行刑制度曾经产生过重大的影响:

(一)断屠月入律

断屠月最早是指在特定日子里不可宰杀猪羊等牲畜,断屠月入律涉及行刑制度最早是在唐代。唐高祖武德2年下令在断屠月日不得执行死刑。 《唐律疏议· 断狱》“立春后秋分前不决死刑”条则明确规定在断屠月日里不执行死刑,并规定了对违犯行为的处罚。唐代将“断屠月”与“十斋日”的禁杀推广到行刑制度的作 法,为后世所效法。例如,《宋刑统》中的相关规定与唐律的规定是完全一样的;《大明律·刑律·断狱》“死囚覆奏待报”条“若立春以后秋分以前决死刑者,杖 八十等规定与唐律并无二致。

中国自古就有“秋冬行刑”的行刑传统和制度设计,而“断屠月”与“十斋日”对这种行刑制度和传统的强化不无影响。相比较“秋冬行刑”而言,“断屠 月”与“十斋日”禁止执行死刑有其优越的特殊之处。这是因为“秋冬行刑”所确立的立春后秋分前不执行死刑的制度并不是绝对而是有例外的,而“断屠月”与 “十斋日”禁止执行死刑则是没有例外的。因此,“断屠月”与“十斋日”禁止执行死刑不但是对传统“秋冬行刑”制度的有效补充,而且也是对古代法律的残酷刑 杀起到一种比“秋冬行刑”更为显著的缓和性作用。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断屠月日由向社会推广到运用于行刑制度,也是一种刑罚文明进步的表现。社会推广断屠 禁杀的对象是猪羊等牲畜,而行刑的对象是人。

(二)戒杀是佛教的根本戒律

佛本生故事里曾经说道,有一次囯王惩罚一个犯人,根据当时的条例是用火刑来惩罚。结果,囯王死后去到地狱去受罪火刑,地狱的火刑温度要比人间的温度高出万倍,因此,囯王说,后来他从地狱转生到人间,也忘不了这地狱火刑的痛苦……

而在《十不善道品第一百一十六》中,佛说十不善业道谓杀生等。五阴和合名为众生。断此命故名为杀生。问曰。若此五阴念念常灭。以何为杀。答曰。五阴 虽念念灭还相续生。断相续故名为杀生。又是人以有杀心故得杀罪。问曰。为断现在五阴故名杀生耶。答曰。五阴相续中有众生名。坏此相续故名杀生。不以念念灭 中有众生名。问曰。有人依官旧法杀害众生。或为强力所逼强杀众生。自谓无罪。是事云何。答曰。亦应得罪。所以者何。是人具足杀罪因缘。以四因缘得杀生罪。一有众生。二知是众生。三有欲杀心。四断其命。是人备此四因。云何无罪。

可见,触犯杀戒在佛教的教义里是多么严重的事情,佛教的基本五戒“杀,盗,淫,妄,取”也把触犯杀戒放在里头条。而我们根据《十不善道品》也可看出即使是根据官法和刑律判处别人死刑或者执行死刑的人也是触犯了杀戒。

   人心的教化才是消除罪恶的根本

在佛教徒眼里“众生皆有如来佛性,所谓凡圣之别不过是迷悟程度不同而已”。众生犯罪的因造成的果比世俗意义上的法律不知道要严重了多少倍,对于犯错 和犯罪的众生,更多的是需要慈悲的开示,让众生从内心深处感到因果业报的可怕。只有这样犯了过错的众生才能真正从内心反思自己,积极修正自己的与心性与行 为从而避免恶的结果继续加剧。因果关系的了知,破迷去悟的教化,对于贪,嗔,痴的戒断才是根本拔除人心罪恶的有效方式。单纯的严刑峻法和死刑只对一小部分 人有吓阻的功效,对亡命之徒来说其效果和影响力甚微。

从目前世界死刑执行情况来说,大多数仍然保留死刑的国家也出现了一种趋势:那就是除了少数情节比较严重,手段比较残忍的暴力案件,一般性案件尽量减少适用死刑。

对于暴力犯罪的案件以及那些犯罪手段十分残忍的案件,其犯罪嫌疑人往往可以称作是亡命之徒,生命的终结对他们来说并未能形成有效的吓阻或者恐吓效果。对于这类人只有通过内心的劝导和宗教的教化才有可能打消掉他们犯罪的意图。

一方面,从世界刑罚史和死刑废除的趋势这个层面来看,一般性案件,包括经济类案件,毒品类案件也许没有必要非用死刑这种终结他人生命的方式来进行惩处;而对于那种犯罪手段十分残忍,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后果的案件的犯罪份子死刑又不足以对其产生积极的制止效果。

另一方面,从当代法制文明的发展角度来说,死刑的保留也就失去了它必要的意义。因为人类已经脱离了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原始的肉刑时代。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以屠止屠并不能真正止住杀戮,死刑这种报复性杀戮除了不能解决任何已经发生的矛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况且还造作了新一轮新一轮的杀业。

佛陀身前,僧团曾经遭遇一宗重大凶杀案,即佛陀最倚重的弟子之一目连宗者,被执杖梵志共谋围殴致死。目连报言:“我本所造行极为深重,要索受报,终 不可避,非是空中而受此报”。也就是说目连尊者并无报复之意。而且经文中也完全没有提到如何报复或者施与刑罚之事。当阿阇世王之道此事之后非常嗔怒,欲逮 捕凶犯,处以极刑,但是被临终前的目连尊者成功的制止。

在《撰集百缘经》曾提到:有一位名叫“如愿”的愚人,喜好杀生,偷盗,邪淫。后来被人纠告,国王下令搜捕,准备送到刑罚处死。如愿在路上遇到世尊就哀求世尊向国王求情让他出家以免除死刑。国王同意佛陀请求,敕放罪人,度令出家。此人精进勤修,不久之后证得阿罗汉果。

在《阿毗达磨俱舍论》中曾提到“由贫乏而有盗贼,有盗贼而有刑罚杀戮;有刑罚杀戮,然后人与人相杀。各种恶行辗转相生,世界在众生共业的推进下,进一步恶化。而想结束这种厄运,乃是从有人教导他们:若有能一昼一夜持不杀戒,于未来生决定不遭刀兵灾起”。

在佛教的世界观来看,人类社会的诸种罪恶与痛苦是从刑罚杀戮开始的,而人类要想摆脱这种痛苦的轮回,放下屠刀,停止杀戮是必要的关键。如同罪犯“如愿”一样当下明了众生皆有法性因缘,众生皆可超凡入圣,放下屠刀的刹那,刹那之间证的圣人的果位。


上一篇:电影《最后一个绞刑师》

下一篇:宗教人士对于死刑的部分共识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