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视角

当前位置:首页>死刑研究>国内视角
全部 404 国内视角 327 国际视角 77

读书笔记之舆论与死刑审判

时间:2020-08-31   访问量:1059

市民参与废除死刑的讨论,其理论根基在于民意对于死刑审判的影响。

张金柱案件,可以被称为一个舆论及民意杀人的非常典型的案例。因为张的身份背景比较特殊,他是郑州公安局27分局的局长,酒后驾车撞死一个孩子,如果是交通肇事逃逸的话,不足以判处死刑。但是因为他的特殊身份,包括当时河南大河报的一个报道,在这种媒体舆论发酵之后,拖行最后界定的恶意的故意的,张金珠在被执行死刑前留下一句非常有名的话就是:我是栽在了记者的手上。这个事件当时引起了很多讨论。

法院能否进行合法判决的责任不在于记者写了什么样的文字,而在于法院自身。记者从来都没有权利命令法院怎么判,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法院能否抵抗干扰。法院有权利更有责任按照法律的程序办案。

社科院的刘仁文教授他一直在关注减少和废除死刑的话题,他们有个调研组发了一些调查问卷以后,确认了媒体对死刑案件审理的影响,例如说某省高院从事死刑案件审理的法官,曾经表示自己办理的死刑案件中约有80~90%的案件或多或少会考虑媒体和舆论。很多时候都会要想一想,如果不判处死刑,接下来会有什么后果?刑事法官的痛苦是在死刑重型案件中,有时候不得不考虑社会效果,如果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不能统一,向社会效果偏移一点,而这一点点也许就是生与死。

死刑裁判的作用机理就是通过媒体报道,然后舆论发酵,引起领导的过问,最后就是案件判决。是媒体影响死刑案件的基本模式。他的重点实际上是领导的作用,影响的是领导,不是舆论直接就影响。

就张金柱这个案件,有一次当地主要报道该案件的大河报的副总编马某在高校演讲中曾经透露过,说这个案件法院判决以前已经有4个中央领导作出批示了,这4个领导里最大的一个领导批的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这句话是典型的藐视法治。当时的一个政法委书记批示的原文是10个字,“同意,只此一案下不为例”他也知道这个案子按照正常情况不做政治考虑,单从法律出发的话是不该判处死刑的。相应的当地主要领导也对此作出批示,要抓紧时间依法从严从快处理,绝不姑息。在这种情况下,要求法院在审理中把张金柱在酒后驾车肇事猖狂逃窜时,仍然拖行伤者的行为不认定为故意伤害罪,几乎已经不太可能了。因为仅凭不设死刑的交通肇事罪无法认定死刑。

媒介与公众舆论干扰死刑案件的办理,主要情形是对案件进行一些以偏概全的倾向性报道。这类案件据刘仁文教授的课题组发的调查问卷里是占比是55%,对法律认识理解偏差造成的倾向性报道是占比是34%,对司法工作人员廉洁性生活作风以及对司法机关领导的指责和不实报道共计11%。发生一个特别大的社会热点案件,媒体以偏概全和倾向性报道,推动法院不得不去判处被告人死刑的典型案例有张金柱、刘勇、药家鑫、李昌奎和周喜军等这些案例,都是这一方面的一个典型的一些案例。矛盾之处就是从媒介舆论与法院互动的方式来看,媒介与法院能缺少一种共同遵循的行为规则,这是舆论影响死刑案件的直接原因。

实践中常见的情形是媒体为了追求新闻效应,在案件的生效判决之前就进行一些以偏概全的报道,而法院为了避免面对舆论时的被动,又对媒体获取案件信息进行了种种限制,公众又容易受到媒体的一些影响,所以这是他们的矛盾之处。

当前比较流行的几个减少和废除死刑的理由:比如说没有证据表明死刑具有威慑作用,死刑的适用是不公平的,公众舆论不是保留死刑的有效理由,没有一个系统是百分之百有效的等等,死刑侵犯了生命权和人的尊严,这是一些常见的理由。

公众了解了这些命题角度之后对于参与是不是要废除死刑,或者是不是要少杀慎杀,在公众和媒体遇到这种问题的时候,能够相对理性的去思考。而不是完全凭着自己的情感和情绪出发。再发生这些案件的情况下,人们的讨论可能会相对理性和均衡。


上一篇:死刑案件中的被害人权利保障

下一篇:民意与死刑的讨论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