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视角

当前位置:首页>死刑研究>国内视角
全部 404 国内视角 327 国际视角 77

浅谈毒品案件的特定及辩护要点

时间:2020-07-08   访问量:1064

u=3069652932,1410742454&fm=26&gp=0.jpg

一 毒品犯罪案件的审理容易受宏观政策的影响

毒品犯罪的司法审判容易受到国家宏观政策的影响。毒品犯罪泛滥,形势严峻。国家治理 缺乏良方,只好严惩重处,甚至不惜牺牲人权保障,降低证据标准。因此,辩护既要据理力争又要面对现实。

律师在辩护中需要注意的点:毒品案件在主观推定、查缉过程、鉴定意见、技术侦查、停止形态、死刑适用等方面辩护空间较大,需要多加注意。

二 具体案件辩护过程中需要注意的几个要点

1.运输毒品罪中主观“明知”的推定

(1)含义:是指法律或司法机关从已知的事实推论未证实事实所得出的结论,亦即根据事实之间的常态联系从前提事实的成立推论出待证事实的成立。如果根据当时的情况判断行为人对交易的毒品有概括性的认识,就可以认定其在主观上是“明知”的,这是主观事实的推定方法。

(2)案例:云南大理市李Gang携带毒品海洛因搭乘二轮摩托车勐阿到孟连县城农贸市场附近时被公安民警抓获,当场从其单肩挎包内查获毒品海洛因4块,重1380克。

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运输毒品判处李岗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李岗以其主观不明知,不构成犯罪为由提出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毒品是在其随身携带的单肩挎包内被查获,行为人对其包内所携带的物品不可能一无所知,显然李岗的辩称有悖常理,可以推定其明知故犯。故维持原判。

(3)需要了解一下推定规则的应用

①要求申报而不如实申报,在其携带的物品中查获毒品的;

②以蒙蔽手段(伪报、藏匿、伪装等)逃避检查,在其携带、运输、邮寄的物品中查获毒品的;

③逃避、抗拒检查等行为,在其携带或者丢弃的物品中查获毒品的;

④以高度隐蔽方式、反常方式携带或交接毒品:体内或者贴身隐秘处藏匿毒品的;行程路线故意绕开检查站点;以虚假身份或者地址办理托运手续;

⑤获取不同寻常的高额、不等值报酬的。

概括而言:行为不符合常识常理常情。

2.“控制下交付”的认定与法律后果

根据1988年联合国维也纳大会上通过的《联合国禁止非法贩运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公约》的规定,“控制下交付”系指一种技术,即在一国或多国的主管当局知情或监督下,允许货物中非法或可疑的毒品或它们的替代物质运出、通过或运入其领土,以期查明涉及毒品犯罪的人。控制下交付措施侦查犯罪的正当目的在于防卫社会。在我国通常称之为“布控”,其使用的范围正在呈现出逐步扩大的趋势,从毒品犯罪案件向其他犯罪案件的侦查蔓延。

布控状态下犯罪构成既遂还是未遂,关键在于看犯罪嫌疑人是否有可能真正完成其欲实施的犯罪,由于犯罪在警方的控制之下,随时可以终止,是根本没有可能真正完成犯罪行为,故只能认定其构成犯罪的未遂形态。

3.“诱惑侦查”的辩护问题

《大连会议纪要》曾经规定:

对于因“犯意引诱”实施毒品犯罪的被告人,根据罪刑相适应原则,应当依法从轻处罚,无论其毒品犯罪数量多大,都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行为人在特既为其安排上线,又为其提供下线的双重引诱,即“双套引诱”下实施毒品犯罪的,处刑时可予以更大幅度的从宽处罚或者依法免予刑事处罚。

对因“数量引诱”实施毒品犯罪的被告人,应当从轻处罚,即使毒品数量超过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一般也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对不能确定“犯意引诱”和“数量引诱”的案件,在考虑是否对被告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时,要留有余地。

4.存疑有利于被告人原则的适用

在事实存在合理怀疑而穷尽证据方法仍不能排除疑问时,应当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裁判,体现的是刑事法律制度对人权的保障机能。该原则的具体适用情形表现为:当事实在有罪与无罪之间存在疑问时,应当按照无罪来处理;当事实在重罪与轻罪之间存在疑问时,应该认定为轻罪;就从重处罚情节存在疑问时,应当否认从重处罚情节。

案例:云南省临沧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海某某、胡某某携带毒品从缅甸走私入境。二被告人驾驶摩托车行至大理州永平县龙街镇羊街至龙街路段时被公安民警抓获,当场从二人携带的牛仔包中查获海兴发携带的毒品海洛因5638克、甲基苯丙胺37克,胡某某携带的毒品海洛因2901克。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海兴发、胡某某构成走私、运输毒品罪,请法院依法予以惩处。

被告人海某某及其辩护人辩称:1.其受雇用运输毒品,属从犯。2.本案不能排除海兴发受指使、雇佣走私、运输毒品的可能。3.本案不是共同犯罪,二被告人应对各自所走私、运输的毒品承担相应的罪责,建议对海某某减轻处罚。

被告人胡某某辩护人提出:1.本案二被告人应各自对携带的毒品承担罪责。2、胡某某受指使、雇佣参与运输毒品,且有悔罪表现,请求从轻判处。

一审:死刑。云南省人民检察院认为,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审判程序合法,鉴于本案中不能排除货主存在的可能性,建议二审改判二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二审:维持海谋谟i死刑;改判胡某某死缓。

5.毒品数量的认定

制造毒品案件中,毒品成品、半成品的数量应当全部认定为制造毒品的数量,对于无法再加工出成品、半成品的废液、废料则不应计入制造毒品的数量。对于废液、废料的认定,可以根据其毒品成分的含量、外观形态,结合被告人对制毒过程的供述等证据进行分析判断,必要时可以听取鉴定机构的意见。

6.该类犯罪死刑的适用问题

当律师的当事人被排在共犯首位时,应尽可能依据实施讲明共犯原理,争取排在第二位。因为《武汉会议纪要》隐含的死刑适用原则是“一案一死刑”。

一案中有多人受雇运输毒品的,在决定死刑适用时,除各被告人运输毒品的数量外,还应结合其具体犯罪情节、参与犯罪程度、与雇用者关系的紧密性及其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等因素综合考虑,同时判处二人以上死刑要特别慎重。

涉案毒品数量刚超过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依法应当适用死刑的,要尽量区分主犯间的罪责大小,一般只对其中罪责最大的一名主犯判处死刑;各共同犯罪人地位作用相当,或者罪责大小难以区分的,可以不判处被告人死刑;二名主犯的罪责均很突出,且均具有法定从重处罚情节的,也要尽可能比较其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方面的差异,判处二人死刑要特别慎重。涉案毒品数量达到巨大以上,二名以上主犯的罪责均很突出,或者罪责稍次的主犯具有法定、重大酌定从重处罚情节,判处二人以上死刑符合罪刑相适应原则,并有利于全案量刑平衡的,可以依法判处。

对于买卖同宗毒品的上下家,涉案毒品数量刚超过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的,一般不能同时判处死刑。

7.一些排除的情形

对于一些例外情形,律师做到尽量排除,强调当事人具有相反的情节。

“如对于运输毒品犯罪,重点打击运输毒品犯罪集团首要分子,组织、指使、雇用他人运输毒品的主犯或者毒枭、职业毒犯、毒品再犯,以及具有武装掩护运输毒品、以运输毒品为业、多次运输毒品等严重情节的被告人,对其中依法应当判处死刑的,坚决依法判处”。


上一篇:大数据下的最高院死刑复核书2015-2019

下一篇:毒品犯罪的刑事辩护技巧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