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视角

当前位置:首页>死刑研究>国内视角
全部 404 国内视角 327 国际视角 77

有关死刑的一点思考

时间:2020-01-16   访问量:1058

死刑的思考.jpg

50年前的12月18日,英国废除了死刑。那么,作为大国崛起的中国,如今应该废除死刑吗?

要讨论这个问题,得先了解下我国死刑的现状。

首先,我国刑法涉及死刑的罪名,共有46个:危害国家安全类的犯罪(7个罪名)、危害公共安全类的犯罪(14个罪名)、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秩序类的犯罪(2个罪名)、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秩序类的犯罪(2个罪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类的犯罪(5个罪名)、侵犯财产类的犯罪(1个罪名)、妨害司法类的犯罪(2个罪名)、毒品类的犯罪(1个罪名)、危害国防利益类的犯罪(2个罪名)、贪污贿赂罪类的犯罪(2个罪名)、军人违反职责类的犯罪(10个罪名)。笔者孤陋寡闻,不知对比其他国家,或是对比清朝或民国,我国死刑的适用范围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

其次,我国死刑的执行情况,至今没有准确数据公布。不过,近几年,就死刑问题而引起舆论关注的案例却不少,如:聂树斌案、呼格吉勒图案、赵作海案等耳熟能详的冤假错案;杨佳案、夏俊峰案、张扣扣案等被判死刑立即执行而引发社会高度关注的案件;同时,涉嫌故意杀人而免于死刑的谷开来案、被认定正当防卫而杀人无罪的于海明案、被认定防卫过当而免于死刑的于欢案、未达刑事责任年龄而仅劳教3年的大连男童奸杀女童案……更是将有关死刑的讨论推到了风口浪尖。

最后,有关死刑的存废问题,在我国似乎从来不是舆论关注的焦点;就死刑罪名增减的沿革上看,该问题似乎也从未引起过学界的严重关注。当然,近年来,我国死刑罪名的确在逐步减少,不过并不涉及死刑存废的公众讨论,且主导死刑罪名减少的,更非来自“废除死刑”的人民意志。正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草案)及草案说明》所述,之所以“适当减少死刑罪名”,是因为“近年来较少适用或基本未适用过的13个经济性非暴力犯罪的死刑”,说明司法实践主导了死刑罪名的减少;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取消9个罪名的死刑,则是为了顺应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逐步减少适用死刑罪名”的改革任务,说明执政党的领导意志在此期间发挥了关键作用。

那么,立足于上述现状,再回顾死刑存废的问题,不由得就会有:何以在权力机关可以剥夺个人生命的问题上,不能在“死刑或存或废”之间引发公众的广泛讨论呢?特别是已有大量案件长期引发舆论关注的情况下,有关死刑的讨论,为何依然未进入公众甚至学界的视野?

笔者并不试图详细回应上述问题,而仅期望在思考“死刑存废”问题时,带着上述已知的现实感觉,这样可能可以避免执着于个人观点的表达。文字不仅是一个叙述的过程,也是一个提问和反思的过程,这样才能为讨论打开开放的空间。

就笔者所知,支持废除死刑,往往出于人权至上的动机;相关详实的统计学数据,似乎也可论证:死刑并不能遏阻犯罪的发生,或某地废除死刑后,犯罪率反而降低。同时,通过在理性上否定同态复仇的逻辑,而在伦理上更加章明废除死刑的必要。

而从司法实务的观察中也可知:任何国家的司法程序,都是通过有限的证据对犯罪现场进行还原,从而尽量查清事实真相以明确嫌疑人责任的过程。在这个程序中,须经历控辩双方的对抗,以避免对事实还原的以偏概全,说明对法律事实的判断,正是建立在一种拼凑、挣扎的认知之上。这其中的不确定性,除了可能受制于嫌疑人的财力和运气外,还可能受制于各国主导司法实践的权力意志。若可判处嫌疑人死刑,冤假错案一旦发生,则永远无可挽回。

反对废除死刑的观点,则是考虑:从历史上看,死刑确实可以在某个时空之中起到遏阻犯罪的作用,所谓“乱世用重典”,便是从历史经验中对此社会功效的肯定。而由于死刑毕竟有违“保护人权”的道德律令,故在有关“正义”方面的论述,支持死刑的观点往往无法展开;但是,却每每在某些个案发生时,引发“支持执行死刑”的舆论狂潮,特别是在已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害人的惨况、家属的巨大悲痛,是因嫌疑人施行犯罪行为所致时,就是更是如此;若案情还能被舆论广泛同情、又能反映出某种广泛的社会矛盾,那么,适用死刑便更能在司法和民情之间达成共识。

出于“逻辑”,死刑的废除,当然不在话下;出于“经验”,死刑的存续,似乎也有道理。当试图回应“死刑存废”的问题时,本该有这样的左右为难,但一考虑上文谈到的现实,笔者就不禁升起一种“隔靴搔痒”的无聊感。废止死刑,就能收获更多的司法正义或社会正义?统治者废除对被统治者的死刑,在目前的语境下又有多少现实可能?废止死刑的呼声,面对如此惨淡的现实,显然不过是论者的一厢情愿,完全脱离了对“民情”、“立法”和“自身”的现实感。笔者认为,这是一种幼稚病,其幼稚之处正在于:论者多少把自己想象成了统治者。

因此,死刑存废与否,在如今是一个脱离实际的伪命题。当然,某一天,这个问题可能值得认真对待,但在那一天未来临之前,笔者认为更需要关注的是:在已有大量涉及死刑的案件长期引发舆论关注的情况下,就“公权力可以在46个法律事由的广泛范围内剥夺个人生命”的事实,为何不能引起公众的广泛的兴趣和关注呢?


上一篇:看见死囚〡老三讲的故事

下一篇:我为什么主张废除死刑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返回顶部